文山县最近新闻

科技前沿 主页 > 科技前沿 >
水浒趣闻:《水浒传》中的小人物,唐牛儿和郓哥_人文
发布日期:2020-06-30 03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水浒趣闻:《水浒传》中的小人物,唐牛儿和郓哥

唐牛儿和郓哥是《水浒传》中的小人物,也是仅有的两个少年形象,他俩年龄相仿:年方十五六岁。职位相同,都是小商贩:一个卖糟腌,一个卖果品。两人又各有一个靠山:唐牛儿常常得宋江资助,“但有些公事去告宋江,也落得几贯钱使。宋江要用他时,死命向前。”犹若当下的线人。而郓哥,“时常得西门庆赍发他些盘缠”,常“赚得三五十钱养活老爹”犹若时下靠着有钱人的小混混。两个人性格还有两点相似:乖巧、油滑。两人在《水浒传》中所遇之事也大致相同,然而,因经济负担,社会阅历有别,两人性格上也有明显的差异。

唐牛儿孤单一人,无牵无挂,又无人管束,“只是帮闲”,也正因此沾染了一些坏习气,如赌博。而郓哥家有老爹,他卖果品谋生是为了养家糊口,颇有孝心。两人都因寻靠山挨了打。唐牛儿明知宋江的“外宅”阎婆惜偷人养汉,虽说他对阎婆惜的行为大为不满,但并不愿揭发。就是挨了阎婆的打,他恨得咬牙切齿,发誓“我不结果了你,不姓唐”,也仅是吹吹牛、说说大话而已。就是在这种气愤的情况下,他既不打算去捉奸报仇,也不向宋江告发。最后,宋江杀了阎婆惜,却被阎婆在县衙门前揪住不得脱身,唐牛儿见此情景,想起自己被阎婆扭打的“一肚子鸟气”,才冲过去,“把婆子手一拆,拆开了,不问事由,叉开五指,去阎婆脸上只一掌,打个满天星,那婆子昏撒了,只得放手,宋江得脱,往闹里一直去了”。唐牛儿此时并不是有心救宋江,完全是报阎婆打他之私仇。不信,以上有言为证:当阎婆抓住他叫道“宋押司杀了我的女儿,你却打夺去了”。他这才慌了,忙说:“我哪里得知!”如果唐牛儿当时知道宋江杀人,宋江虽是他的“孤老”,我想他也绝不敢插手打阎婆,放走凶手。这就是唐牛儿在这复杂的社会里养成的“尖刁促狭”的帮闲性格。在这一回书中,平日里宋江是他的“孤老”,关键时刻他却成了宋江的“救星”。他之所以无意中救了宋江,是因为他赌博输了钱,想找宋江要几个子儿,解决“喉急”。这阎婆不但断了他的财路,反把他打了。有了这个前因,才出现后面打阎婆、让宋江逃脱的后果。没有这个因果,这一出戏就难演了。

郓哥则不然。他寻找西门庆是为了“赚得三五十钱养活老爹”。为达到这个目的,他虽像唐牛儿一样,与王婆油嘴滑舌地纠缠,但是,挨了王婆打后,他不是像唐牛儿那样说大话,吹牛皮,说什么要结果阎婆之类的话,而是下决心揭发王婆这“做牵头的老狗”。他说到做到,在街上寻找武大,用言语奚落、激将武大,然后又出计,与武大一同去捉奸。郓哥的这个举动虽与唐牛儿一样,“也不为武大,也不为西门庆,只是要出王婆这口气”,报“一头大栗暴凿”之仇,完全是夹杂着个人意气的得失计较。但他比唐牛儿泼辣、果断、敢为。当武松找上门来,他“也瞧了八分”。他知道这个忙是一定要帮的,于是,提出了一个条件:“我的老爹六十岁没人养赡,我却难相伴你们吃官司耍。”这真是大实话。如武松所言:“你虽年纪幼小,倒有养家孝顺之心。”当武松拿出银子给他安家,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时,他顾不得个人的安危得失,又不像唐牛儿那样不问是非,也不考虑西门庆往日的小恩小惠,而是站在公正的立场上,如实地提供自己所掌握的奸情,最后还勇敢地为武松作证。郓哥虽有钻营、油滑、撒泼等小市民习气,但还是能辨是非、爱憎分明,坚持正义。更可贵的是,不为小恩小惠所惑而颠倒黑白、好歹不分。这点,不但唐牛儿无法比拟,恐怕连人们喜欢歌颂的好汉武松,也望尘莫及。郓哥这个次要人物的设置,正像一根针一样,串起了激将、捉奸、作证及以后武松告官、杀人等情节,同时又展示出敢仗义执言的品质。没有他这个“辅料或调料”,武松要炒的这盘大菜也就索然无味了。

(本篇完)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