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山县最近新闻

金融新闻 主页 > 金融新闻 >
悦读??佤山的鸟儿:花花雀_自然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6-28 02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小时候,经常听到大人们说一句话:“叫得的雀没有肉”,明里说的是家乡一种叫“花花雀”的鸟,相当喜欢叫唤,这种鸟徒有一身骨架,肉很少;暗里是指一天吵吵嚷嚷的孩子多半是?的,是调皮可爱的。

家乡人叫做“花花雀”的这种鸟,在云南好多地方我都见过,应该是在云南分布广泛,到处生活着的一种鸟。“花花雀”真可谓是雀中的歌星,声音婉转清脆,悦耳动听。听“花花雀”唱歌,我总是有那种高高低低、左左右右,起伏、摇摆的美妙之感。为了写这篇小文,我查看了百鸟图以及很多与鸟有关的资料,终于知道这种雀其实是喜鹊的一种,它是喜鹊中个头偏小的那类型,是云南大地的报喜鸟。

2007年春夏之交,在我刚刚盖好自建自住房,乔迁新居后的那段日子,每天早上六点二十分左右,我家房背后的山上准时传来喜鹊的歌声,我知道那是花花雀在唱歌。我每天只要一听到这歌声,就知道该起床了,根本用不着闹钟。听,那歌声多么动听,这时我才发现词到用时方恨少,我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,那歌声有时如竹露滴清响,有时如清风轻抚树梢,有时如小溪流出山涧,有时如无数繁花忽然绽放,有时又如阿佤少女细碎而又密集的鼓点,只觉得高低左右起伏颤摆着。静静地听,你仿佛感到眼前花雨纷飞,整个人也透明了起来。那是一种美妙的感觉,每天早晨我被喜鹊的歌声唤醒后,都要静静的躺在床上想一下今天要做哪些事,这时的大脑出奇的清醒,内心就像没有任何遮挡的春风拂过花蕾般的清新。在床上赖到六点三十分,这时边防大队的军号就响了,我一天的日程也就此打开了,我迅速起床,然后来到院子里,看看这喜鹊的歌声究竟是从房后的哪一棵树上传来的,茂密的林子根本无法让人分辨清楚这喜鹊到底栖在哪棵高枝,每当这样的时刻我就会想,这喜鹊是在向我报喜呢,还是专门为唤我起床而歌唱!

说来也巧,对我来说2007年确实是喜事连连的一年,这一年我不仅盖起了自己家的自建自住房,还在调任中解决了自己的公务员身份。不仅如此,组织还给我安排了一个自己喜好的与文字有关的工作,这不得不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想到每天早上在我屋后唱歌的这只喜鹊。

初醒的村庄,喷薄的朝阳,袅娜的炊烟,沉沉的雾霭……,那奔跑在希望与幸福中的日子,总有喜鹊不知不觉飞临村庄,跳跃在房前屋后的树枝头,或者农家院落,正如村庄的福祉从天而降。“让白雪染透了身子,首尾与黑夜相抵”。你把喜悦缠绕在青砖蓝瓦的家园,将笑声泼洒在村庄的麻梨树上,劳作了一天的人们,在睡梦里也幸福地微笑。你的名字和叫声,都与乡村美好的事物有关,这就是喜鹊,就是我三十多年来一直把它唤为花花雀的云南大地的报喜鸟。

八年时光逝去,我的“邻居”越来越多。今天,我房前屋后都有人定居了,但是喜鹊这位朋友,离我的生活却越来越远了,只有它的歌声一直萦绕在我的脑际。在我一次又一次被手机闹铃吵醒的清晨,我不由想起了不知是哪位作家写过的一句关于喜鹊的话:喜鹊飞翔,老树就生出翅膀;喜鹊跳跃,村庄就有了狂想;喜鹊歌唱,天地就一派吉祥!

(苏然/文 西盟县融媒体中心/图)

Power by DedeCms